凌夜

厨一份安静平等的爱情。

【利艾利】葡萄和提子是不同的水果!

-段子
-作者犯病的脑洞之作
-OOC

***

我叫利威尔·阿克曼,是个修鞋匠。嗯...不要问我为什么听起来这么高大上的名字会安插在我身上,我只能猜测是上帝在偷懒,因为前世的我就叫这个名字。而寂寂无名的我,前世似乎是某一个很厉害的兵团的很厉害的兵长。由于在梦中见到过,所以我得以知道,我和那个利威尔兵长一点都不像。他果敢坚毅,我则羞怯软弱,连问一句对街男孩的名字都不敢。刚才忘了说,我是个gay,喜欢同性,暗恋着对街的艾伦。艾伦是个有着碧眼棕发,挺拔身姿的孩子,笑一笑就能让大片女孩子心醉神迷,而我只是个发际线会日益后退的三十路大叔。知道他的名字还是因为一个疑似他姐姐的红围巾女孩喊他时我“无意”听到了。不过我从来没这样叫过他,直到我终于鼓起勇气向他告白,成不成我不在乎,只是抱着用青春最后一点残留的冲动来做一个不会后悔的选择。

“您好,利威尔先生。”
“呃,你好。”可恶的小鬼,干嘛笑得那么灿烂。
“艾伦,我......”喜欢你。后半截话被突然出现的艾伦的清朗声音盖住了“今天也是一个葡萄吗?诶?难得您叫了我的名字呢,有什么特别的事吗?”
“......我要一个提子。”

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暗沉沉,永无天日。

那些年的高逼格OOC

这文笔,啧啧,这吐槽功力,望尘莫及【其实就是你从来吐不到点子上吧啊喂!

最后,奉上膝盖,OOC的确要注意,但有些吧,大家也就图个乐子,认真钻研的原著党当然很好,但O了的,也不必太较真,现实中人也有精分这么一说呢不是。

游唱诗人之都:

那些年的高逼格OOC

虽然跟闲来无事半毛钱搭不上边,还是借个tag聊聊,不雷不裱就混个时间。
盗墓全职APH,娘化小白玛丽苏都已经被裱上了天,多说无用还难免变成"我个人雷的CP和世界观"之类的低级争端。这种太容易看出不成熟也太容易受到口诛笔伐,也就小姑娘YY何必开口就叫人回娘胎重练,一味反娘化也有可能变成文字狱到时候哭都不能哭一滴,多闷啊。如果能把雷文小姑娘作者养成为固定的优质粮食源不是很有成就吗(尤其冷圈),为何要挂呢。
其实我对OOC容忍度还蛮高的,喜欢乡村梗黄暴文也看AUABO。我也非常庆幸我当年写文的时候还不会上网。而且我心可脏,每次觉得自己OOC了写的挫了就去找更OOC更挫的来看,即使作者是小学生也能给我莫大安慰(像不像打败了小学生就仰天大笑的阿垃垃圾困)……这个先不提了OTZ。
对家互掐OOC也是不鲜,佐鸣佐的我就经常看着两边互裱小燕子鸣人小龙女佐助,妖媚狐姬鸣人娇蛮祸妃佐助,还有做攻的霸道鸣王or鬼畜佐帝……啊当然两家给AB硬是打脸打得都快冰释前嫌了,但这些个对家OOC的总结真真是层出不穷妙语连珠(。对了,剧场版The Last也被抨击严重OOC,打分两极分化而导致了C型评论塔的传奇,所以官方这玩意,也半斤八两嘛。还有日版的MonsterHigh这种的,比起OOC,那根本就是堪比4kids把饭团河蟹成汉堡的所谓"localization"……
我又跑题了是吧。
所以我,来说说,另一种OOC。
以前看到说,真正危险的OOC都是大手领头的。
仔细一想对哦。
Clamp的花京院。
西尾的屌爷。
……
罗贯中的周瑜。
虽然不确定,但我总感觉但丁写的维吉尔也有点O了C了。
当然洗胃分在这里是相当委屈的,他是凡写同人基本OOC全靠故事人物拉分,而Over Heaven是让屌粉屌黑都一致对外了的某种意义上的神作,根本不危险……
要说危险三国演义也算不上,这部古代同人大作早已经熬成了千年王八,基本要从历史长河中独立了。虽然我这个蜀派是被周瑜粉拼命洗脑矫正过,但你要真说他是,那么个人,也不会有人怪你对吧。
最后一个典型,Clamp的花京院。
身材纤细(不怪,这是画风)、小炸毛、母系、很苏。为什么危险呢,因为大家喜欢。大家都不傻,明明看得出OOC。
但就是喜欢。
它不像洗胃搞了个一星评过半的惨状,本子卖完了,舆论一时也没多少年历史自带的洗白沉淀,至今还有人带着纯调侃心情乐道,有人敬谢不敏但没处打一星去给人防雷。
而且,很多人还是喜欢。(说三遍了




当然这和作者本身的光环头衔也有莫大关系,不然就是文月那种商业级神画师照样被裱了满屏的OOC。
一边吐槽,一边找来看了,除了吐槽花花OOC,一边还要说好可爱而且波波帅了仗助帅了连狗都帅了。(Iggy真的帅骗你是狗)
慢慢的心里就接受了,就往那靠了。
……危ない。
过渡到非著名的同人写手。文笔好的,情节精的,无所不专偏偏O的不是那个C的。
你回忆一下,你那圈里有木有,有木有。
挑几个说。
写科学的,我超喜欢科学类且对理工科妹子有天然好感。地球宇宙星际,夸克电子原子。钾钙钠美铝,牛顿三定律,神经脑垂体,氨基葡萄糖(shenmegui简而言之,作者十年一剑厚积薄发,各种专业名词解释说书高大上得你得跪着看。
但•是•OOC!
有篇翻译的HP同人,各种科学各种理论,很多人强推,但强推的同时也看出来了,这中二谁啊。(虽然还是赞,我愿意做科学帝脚下的抖M)
写历史的,无论盘龙銮殿江南水乡,大漠孤烟吴侬软语,三月杨柳风中一回首便误了终生。个个缠绵婉转抓心挠肺,其中遣词造句诗文歌赋,美得你也得跪着看。
但•是•OOC!!
比如说好些林黛玉斑爷的柱斑,斑爷肤若凝脂双眼一望就勾了三魂七魄,对Judy专情得以至于怨怼。当然我还是边查生僻字边自卑边爽雷着。真的爽,真的雷,真的好文笔。这样的文,估摸着那些个基三啊古剑啊鼠猫啥的更可能会有,不过没看过我也没资格跑火车就是,按下不表。
写民国的,不仅要剧情饱满又感人,国破山河负隅顽抗,国军共党直皖奉系乱成一锅还要添上儿女情长,三五军官喝个红袍毛峰,听个"姹紫嫣红开遍都付了断井颓垣",恰逢台上花旦眼波流转一见倾心,下台一看才知道男的却念念不忘。更有残忍的捎个土改文革,历经苦难英雄白首美人迟暮非整得你想起此文就欲语泪先流。
但!是!OOC!
……这类文的确很怕受写娘了,偏偏还不少纯爷们被一笔抻到戏台子上唱那姹紫嫣红,也真是委屈。好文笔也得看看能不能套啊,又不是程蝶衣和解雨臣……
写军文政治的,合纵连横阴谋阳略,AK歼十沙漠之鹰,带点在阴影处保家卫国无怨无悔的大丈夫豪情,我这种半吊子伪军迷根本没有抵抗力,二话不说就洗干净跳进去,光看枪啊炮的都开心飞了谁管你O啊C的(滚。而且这种的OOC的确比较少,一般离我的那线还有八百里。
但不得不说还是有,而且最奇妙的是把比较软萌的角色写爷们儿了的……(不是坚强了,是硬汉了。还有智商给多了成了攻心计的,比如精明得跟狐狸似的意呆……
拿手机打(屏幕还是裂的)说的也够多了,下节课也快上了。放在这澄清也许不妥,我这篇其实连吐槽都算不上,也就是陈诉事实图个乐,不掐不黑,上面举例的都是我跪过的我肯定不想自打脸,不是洗胃黑clamp黑,是粉(得像黑。四大名著最喜欢三国演义。
我完全理解大手修炼文笔去了对人物理解有些模板化或是对角色理解已经进化到凡人不及的程度,别看我用了不少感叹号,但心里并没有规劝的想法,也可能年纪大了的原因我现在连心有灵曦那种玛丽苏都不雷了……
不过说回来圈子还是要靠人带的,即使真的是圈内精神领袖,还是要时常看看平头百姓怎么说(善意前提),毕竟大手聚人心,有些想纳谏的还没敲鼓就被衙门的死忠粉带走杖刑去了,话没传你耳里但人家说的却未必错。谁不想多吃点好的呢,纳豆芥末都不是坏东西,但也许一个引导整桌都是那味儿了。被吐槽娘化小白的年纪小的姑娘也多听听良性建议,你的人物会示弱,但不是一直在那嘤嘤嘤。
阿咧还是说教了OTZ……请别介意。自己也在爬那五指山呢(虽然立志做画手但早就没人记得这个设定),任何时候都自省。总之,各位文手,加油共勉。



论利艾利cp的官方性

去看了谏山sama的《幻兽的骑士团》传说中《进巨》的原型,颇有武士风格,极重情义啊什么的。

两个主角——从云(老师)和阿翼(弟子),想了想,感觉套用到兵长和艾伦身上刚刚好。除了最后是老师变成的巨人以外,性格设定都很像,弟子很热血,老师很强大、温柔还有执着【当然这只是我的自我感觉ozn。

两个人之间相互索取和弥补,最后阿翼坐在从云墓前敬仰怀念的样子更是有种相依为命家人的感觉【至于到底是什么情谊,就自己脑补啦,233。

拼凑到一起的话,让人很难不想到《进巨》的结局也会是如此呢,当然兵长和艾伦要是哪个真的死了,很难保证不去寄刀片啊ψ(`∇´)ψ

最后,容我吐槽一句,保护自然,所以绝不会破坏树木的巨人是什么鬼啦!

【利艾利】一直以来,向你走去

-转生
-HE!

***
青年看着不远处的男子笑开来。

我叫艾伦·耶格尔,十岁。从小时候起,我就一直为偶尔的梦境辗转难眠,在那些梦里,最常有的是人类绝望、愤怒的叫嚷和满目的血腥,还有源源不断的热蒸气萦绕在身边令我喘不上气来。



大步迈向他。

十五岁。梦中的我似乎总在寻找着些什么,我不知道,但无法抗拒,于是我开始旅行。



对面的人也伸出手臂。

十七岁。我坐在某一座高山上仰望着夕阳,恍然觉得这一幕很熟悉,仿佛以前也曾与谁一起坐在一个很高的地方看着夕阳。



终于近在咫尺。

二十岁。我找到了他,那个我崇敬又心疼,不惜执着千年的爱人。



他们彼此拥抱,手上的力道大的很,两人都像是要把对方嵌进身体里一般,死死的,拥抱着。艾伦一如既往净澈如泉的声音和着低低的几个音节“利威尔兵长。”“嗯,艾伦。”,阳光正灿,仿佛时间未曾流转,依旧是那个暖洋洋的下午,冲动的少年对他的长官一字一句剖白心意,只是长官的话有了微妙的差别“我爱你。”悦耳的男中音敲击着艾伦的耳膜,这穿越千年的回应带动起他剧烈的心跳,眼前一花,坚韧不拔如青松似的青年这一刻竟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一般嚎啕大哭。

**

两千年前,曾有一位被誉为“人类最强”的士兵长在最后一只巨人行刑时,站在军官席上喊了一句意味不明的话“我会的!”然而,已溅起血花的巨人抬起拳头捶向心脏,竟然是一个标准的军礼,没有人知道,为什么。

cp观—利艾利

两个人都有着不可言说的孤独,却也都坚韧的无人可折,他不怕你一份冷待、也不差你一份温暖。
只是,午夜来临,心里始终空着的那一块,会填满孤寂。
于是,两个相似又迥异的人,会再相遇后,让爱倾泻,一发不可收拾。
相比灵魂上的吸引这种浪漫又文艺的说法,我更乐意把这称之为本能,动物寻窝取暖的本能。

致Rudy——《情人》

天哪,天哪,天哪,啊啊啊啊啊啊啊!真是好喜欢《情人》,完全冷静不下来啊啊啊啊啊!
抱歉,因为是第一次写长评,所以还不太能掌握,下面可能会有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希望大大不要介意(土下座)。
一开始看到文名的时候,真的是吓了一大跳,因为“情人”很容易会联想到游戏人间、玩弄感情之类的事情(那是你太龌龊啦!),好在,虽然是写实向这种一不小心就会虐起来的文法,但整体似乎更趋于平淡温馨有多姿多彩的日常生活,尽管,艾伦似乎要出国了T^T,但是生活本来就没有什么顺顺利利就白头到老的事情嘛。
很喜欢的情节是利威尔教艾伦摄影的那里(本来是想说利威尔教导艾伦的那里,这个样子,但似乎整篇文里利威尔都在明里暗里的指引着艾伦呢。),手把手教出自己爱人的剧情真是美美美、美极了!因为一直觉得爱人就是一种兼顾人生导师职责的同辈人这样奇怪的生物。(你的形容也够奇怪了啊喂!)
实话说我并不是很喜欢ABO设定的文章,嘛,与其说是不喜欢,倒不如说是讨厌来得更贴切些,因为以前看到ABO设定的文,被大篇幅的肉雷到了。但是很喜欢大大的这一篇,因为感觉大大对性的想法,怎么说呢,大概是...很深刻?一直以来,我对性这方面的话题都避之不及,可能是处于青春期的羞涩吧,有时候甚至会觉得有些恶心,但是,大大对情感方面的处理很细腻,性在文里不再是调剂或娱乐,有种不得不为的感觉,所以,会有那种最原始的美。(词汇量实在不够用 囧rz)
说到情感处理上的细腻,就不得不提到大大在对话上的精妙了呢,两边利威尔和艾伦因为年龄、阅历的不同所令人感受到的语态和说话时的措辞都有被大大很好的写出来。大大朴实无华的文风加上各处画龙点睛的词语,也是会让人有一种利威尔和艾伦就活在我们身边的感觉呢。
最后,为突然文艺起来的利大和一如既往惹人疼的艾伦(其实是你母性发作了吧!)点100086个赞!
Ps:希望大大可以收到>_< @Ruby